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贵溪旧城记忆

2022-09-16 10:12:43 1937

摘要:我对贵溪旧城最初的记忆,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,那时我尚未满10周岁。小时候,我跟随外公、外婆生活在文坊镇吊桥村,父母居住在泗沥镇。每年寒暑假期,我往返两地,途经贵溪县城,大开眼界。返乡之日,村中伙伴闻讯而来,听我讲述外面的世界。今年国庆黄...

我对贵溪旧城最初的记忆,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,那时我尚未满10周岁。小时候,我跟随外公、外婆生活在文坊镇吊桥村,父母居住在泗沥镇。每年寒暑假期,我往返两地,途经贵溪县城,大开眼界。返乡之日,村中伙伴闻讯而来,听我讲述外面的世界。

今年国庆黄昏,我携家人游览沿河西路新建城墙。我们登上城楼,放眼望去,高楼林立,信江桥上车流不息;旧城区改造如火如荼,历史文化街区茨荸弄流金溢彩。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”,三峰山苍苍、信江水悠悠,岁月如歌、往事历历。

浮 桥


四十多年前,贵溪南乡客运站位于城南双桥,今贵塘公路与320国道交叉路口的北侧;北乡客运站位于西后街,今贵溪二小的西侧。浮桥,乃连接贵溪南北两乡的交通咽喉。

浮桥南起双桥沙滩、北接大南门河岸,横卧于信江之上。其长约300米、宽约3米,两条铁链将百余只小木船串在一起,船上铺设木板作为路面,浮桥路面的中间有一块长条的铁板(宽约25厘米),对桥面的木板起固定作用。

1974年仲夏,母亲在贵溪县革委会招待所(今贵溪宾馆)参加全县妇幼保健工作会议,期间赴文坊接我去泗沥度假。晌午,烈日炎炎,我们在城南双桥下了客车,母亲左手提着行李,右手紧紧拽着我的小手过浮桥。

浮桥上人来人往,挑行李的、拉平车的、赶牲畜的,热闹非凡。一位大叔在浮桥上骑自行车,他的肩膀上还扛着一张大竹床。

浮桥的桥面之间有较大的缝隙,我打着“赤脚”(光脚)走在摇摇晃晃的浮桥上,透过桥缝看见深蓝的江水。我担心“水鬼”会拉住我的脚,吓得我蹲在浮桥上不肯走。于是,母亲就教我走浮桥中间的铁板,铁板之间没有缝隙,比较平稳。但是铁板被烈日烤炙得发烫,烧得我的脚不敢落地,我几乎是“吊起脚”过浮桥,小小脚板烫得通红。

浮桥两侧停泊着许多竹排,竹排是从文坊古镇等地沿罗塘河飘流而下,至贵溪信江河段中转,直通鄱阳湖。竹排上面站着一群光着身子的小屁孩,河中是他们的哥哥。一位貌若天仙的小姐姐,身穿连衣裙款款地朝我们走来,许多“潜伏”在竹排下面的少年郎,瞬间跃出水面,有的朝她吹口哨、有的直呼其芳名,旋即扎入水中,小姐姐嫣然一笑,抬脚就将他们脱在船板上的衣服扫入江中。

大南门小吃部


我们下了浮桥抵达信江北岸,一座高大的古城墙抱城西去。我们沿着一条宽约6米的麻石路,向上行走百余米遂到大南门(时称红卫门)。城门的中间写着“红卫门”三个大字,当时,我感觉大南门特别高大,联想到了北京天安门。大南门是二层的门楼,底层镂空是贵溪南乡出入县城的主要通道;二层为守护浮桥的办公用房。

穿过大南门,母亲领我到左侧的小吃部就餐。小吃部是一层的木屋结构,面积大概100平方米。大厅摆放着七八张黝黑的小桌子,地面非常油腻。当时我想做城里的人真好,地上都冒油,我们乡下人炒菜都是“红锅”(炒菜未放油)。

大南门小吃部主要经营:稀饭、包子、油条、清汤(馄饨)等。母亲问我是否吃清汤(馄饨),当时我以为清汤就是“米汤”,因此我强烈要求吃“小笼包”。此前,我曾吃过大包子,但是从未吃过小笼包子。母亲点了一份清汤。

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子,刚端上来,我就迫不及待抓了一个塞进嘴里。包子好烫,但是我又舍不得吐出来,直接把它吞咽下去,我强忍着喉咙发烫,立即喝了一碗冷水降温。小笼包皮子薄、肉馅多、味道鲜。一笼小包子,很快就被我一扫而光。于是,母亲就把她的半碗清汤(馄饨)给我。我是人生初次吃清汤(馄饨),当时,我感觉太美味了,与蛇汤的味道很相似,入口清香、回味悠长。

贵溪电影院


是日下午,烈日高照,母亲带我到贵溪电影院看《渡江侦察记》。此前,我在农村只有晚上看过电影,对于白天看电影的事情,当时我想总没有那么大的黑布,能把天上的太阳公公遮起来吧。

贵溪电影院位于南大街,毗邻原贵溪市广播电视局。电影院呈南北走向,正门朝北、东西各有两个侧门,其长约50米、宽约20米、高约8米,大概有1000个座位,北面局部设有楼座。

我们来到南大街,法国梧桐绿树成荫,树上的“知了”叫个不停。一幅《渡江侦察记》》的宣传巨画,悬挂在电影院门口的墙壁上,画面上一个解放军战士手握“驳壳枪”匍匐在江边,地球人都知道此乃战争影片。电影院门前人山人海、一票难求。“挤队”买票花样百出,只见四五个小青年,横抬着一个小男孩,把他高高举起塞进售票窗口。

我刚跨入电影院,就感觉里面比较凉快,母亲告诉我是上面安装了电风扇。母亲还给我买了一根冰棍,我就放入口中咬,不到半分钟,冰棍就被我吃光了。放映前,电影院的口哨声此起彼伏,我也发现了一个规律,只要有漂亮的小姐姐入场,他们就猛吹口哨,有的口哨声特别悠长、有穿透力。过了10多分钟,电影院的窗户、侧门都拉上了帷幕,电影院一片漆黑,先是放映“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” 等幻灯片,再放映《新闻简报•毛主席接见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》,之后才放映正片《渡江侦察记》。

由于年事已久,我对电影《渡江侦察记》的详细情节已记不清,但其几句经典台词:“黄河、黄河,我是长江”“香烟火柴桂花糖”“太麻痹了!太麻痹了!你们的大炮是怎么保养的?”这些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的流行语,我是记忆犹新。

“闲云潭影日悠悠,物换星移几度秋”,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贵溪浮桥、大南门小吃部、贵溪电影院等建筑物,早已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,但其记忆永远镌刻在我们这代贵溪人的心中。


作者:周建华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